夏语冰

ID是打算给未来的妹妹(或者弟弟)的名字
顺便防亲妈_(:з」∠)_

突如其来的脑洞,顺便求个沈裴同好群

先求一个沈裴同好群,同好也行阿,私戳我吧我有爆炸的脑洞可是没人理我,差不多要憋死了。

所以来lof危害一下社会……

【重点】戳雷点请务必点X赶紧点X,自虐不是好习惯,给别人找麻烦就更不对了哦|ω・)

如果雷切和乌金棍拟人化会是什么样?

如果是物随主人的话,乌金棍可能也很贪吃然后满嘴跑火车,(看起来)不太靠谱但其实战斗力很强?但是我觉得乌金棍看起来真的非常帅,且高冷,反倒有一点像沈炼。

而雷切,我查了一下图片,应该是比一般的绣春刀多了许多的花纹,让我觉得非常的,闷骚。

所以有可能乌金棍拟人像沈炼,雷切拟人像裴纶?虽然我倒不觉得裴纶闷骚,但是这么设定还是很萌的。

而且多看几眼雷切的截图,我觉得雷切应该是是个秀气漂亮可爱,比较活泼善良,简单而真性情的女孩子。

然后我的脑洞就停不下来了。

某天沈炼经过荣宝斋(是叫这个名吗)时雷切闻到香气馋的很。第二天沈炼休沐,午睡的时候雷切偷了银子就变成人形去买糕点,正好裴纶也是休沐出来买糕点,因为没穿飞鱼服也没带着乌金棍,就和普通老百姓一起排队,就在雷切的前面。

随着糕点越来越少,雷切就一直担心会不会买不到她最喜欢的绿豆糕了,在裴纶后面踮着脚往前面看,到裴轮时还剩两盒,雷切松了一口气。

然后裴纶就把两盒都买走了。

雷切气的跳脚,跟着裴纶从荣宝斋出来问他能不能卖给自己一盒。裴纶低头看看这个女孩子,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雷切长的好看,没买到绿豆糕脸上还带了点委屈,所以裴纶就给了一盒给她。雷切高兴坏了,把银子给了裴纶就赶紧跑了,毕竟已经排了很久的队,再晚回去要被沈炼发现了。

留下裴纶拿着一大锭银子目瞪口呆。

雷切没有金钱概念是沈炼没好好教的原因,不能怪她……

再往后就是元宵节,沈炼被雷切缠着要去看花灯,于是便装带着雷切出门,雷切特别兴奋的挽着沈炼走,其实沈炼还是把雷切当成一把刀来看,而且大家都在看花灯没人注意他们,这个亲密的动作就维持着。

正好碰到裴纶和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并排走着(男子当然就是乌金棍啦,因为裴纶说要来凑凑热闹就一起出门了),裴纶和沈炼打完招呼,看了看挽着沈炼的女子,开口就是“嫂子好,嫂子这么漂亮,沈兄真有福气。不过我怎么觉得嫂子看着这么面善呢?”

【作者有病小剧场】裴纶看罢 ,因笑道:"想来嫂子我曾见过的."沈炼笑道:"裴兄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裴纶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沈炼笑道:"更好,更好,若如此,更相和睦了."

裴纶打量了一下,“想起来了,嫂子几日前曾在荣宝斋门口向裴某讨一盒绿豆糕,结果给了整整一锭银子就飞快的走了,裴某喊都喊不住。嫂子可还记得?”

雷切先是因为被喊嫂子想笑,裴纶说完就吓得一哆嗦,沈炼眯了眯眼睛,“还有这种事?我都不知道呢,不如裴兄与我们一同游玩,和沈某详细说说?”

裴纶笑呵呵的就答应了,雷切后背一凉。

沈炼:“这位可是裴兄好友,如何称呼?”

裴纶:“他?他是我表弟,姓乌。”

后来就变成了沈炼和裴纶在前面走(假设他们关系一般,还因为殷澄见过几次面吧),乌金棍和雷切跟在后面。

乌金棍:“你是雷切,沈炼的那把绣春刀?”

雷切:“你怎么知道?!”(#゚Д゚)

乌金棍:“看出来了。”

雷切:“那……你为什么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你不害怕吗,我可是一把刀呢。”

乌金棍:“还好吧。”

雷切:“沈炼第一次看见我还吓了一跳呢,你到没什么反应,你可别和别人说!”

乌金棍:“嗯。”

沉默了一会儿,乌金棍问:“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雷切:“啊?因为那天,就是我向你表哥买绿豆糕那天,我是偷偷变成人跑出来了,沈炼不知道。他不让我随便出门的,回家以后肯定要骂我了QAQ”

乌金棍:“那你买一盒绿豆糕,给了裴……表哥,一锭银子?”

雷切:“嗯,多了还是少了?我不知道要多少银子,就从沈炼放银子的箱子里拿的。”

乌金棍有些无奈:“……太多了,可以买一百盒绿豆糕了。”

(作者乱编的,我不知道古代钱币怎么换算)

雷切大惊:“一……百盒!?哎呀都怪沈炼,他都不教我银子怎么算的!”

乌金棍:“没关系……我表哥当时要还你的,可是你走的太快了,他等会会把银子还给沈炼的。”

雷切:“嗯……但是我肯定要被沈炼骂了,他发起火来可凶了。嗯?等等,沈炼人呢?”

乌金棍比雷切高出一个头还多,越过人们的肩膀看见他们两个就在前面不远处。

乌金棍收回目光,仿佛什么也没看到,“不知道,可能是去看大游船了吧。”

“他都不知道要看看我跟没跟上吗!”雷切一脸被丢弃的小狗般的委屈,但很快又关注另一个重点,“你说的是什么大游船啊?”

乌金棍:“锦绣阁的老板造的一条很大的船,据说船上装饰有全京城最精美漂亮的花灯向百姓展示,而且船身也做成了大型花灯的样子。”

雷切:“真的!?那你带我去看吧,顺便找找他们。”

乌金棍:“好啊,往这边。”

诱拐少女成功√

对的乌金棍故意的。

路上乌金棍顺便给雷切买了糖人糖葫芦卷饼玩偶,甚至还买了一个不小的花灯。反正是裴纶的钱。

沈炼和裴纶可能也是聊嗨了,(大概是裴纶说嗨了沈炼听嗨了……吧……)没注意到两个人(武器)已经不见了,沈炼像丢了女儿一样急。最后裴纶提议去游船附近看看,可算找到了。

沈炼带着雷切回家以后,想想刚才雷切不见了自己那么着急,就不舍得骂她了,何况裴纶还把一锭银子还给了自己,“那盒绿豆糕就当是送给嫂子的,如果嫂子喜欢荣宝斋的吃食,下次裴某专程拜访时再带给嫂子”,沈炼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道雷切是他远房亲戚,父母意外去世才被托付给自己。

雷切吃着乌金棍买的糖对沈炼说,这位哥哥人真好,给我买吃的买花灯还带我去看游船,长的也英俊正气,还会讲好多故事。

沈炼听着,脸色越来越不好看,雷切把那句“比你老是冷着脸好多了”硬生生咽了回去。

沈炼痛心疾首,有种女儿被来历不明的臭小子骗了的老父亲般的心酸!

而裴纶这边也不太和谐。

裴纶:“你竟然拿我的银子去撩妹!良心不会痛吗!?”

乌金棍:“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因为我只是一根小小的乌金棍,况且我根本没有良心。”

沈炼的痛心疾首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后来他骗到了乌金棍的主人,并且成功让对方住进了自己家,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就没什么问题了,何况乌金棍还能帮自己管管雷切这丫头。

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而且写着写着我觉得乌金棍X裴纶或者乌金棍X沈炼似乎也没问题。(别打我别打我)

本来想写裴纶战死乌金棍心灰意冷也离开的结尾,但太虐了,还是让一家四口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生活在一起吧,我真心希望有太太可以写一下这个,相信大家已经从前文看出来了我根本不会写文……

最后,再唠叨一下,求同好,请私戳我,求你们了……没人陪我玩实在空虚寂寞冷(ノಥ益ಥ)

评论 ( 17 )
热度 ( 12 )

© 夏语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