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语冰

ID是打算给未来的妹妹(或者弟弟)的名字
顺便防亲妈_(:з」∠)_

【双罗】【水卡西】为什么我一觉醒来多了一双耳朵=6=

*循环着王胖子的万物死写出来的,但是感觉好像没有很鬼畜?

 

*原来LOFT还有定时发布这个功能!真是太棒啦~是的,蠢蠢的我才发现QAQ

 

*好多bug……你们尽量无视呗?

 

*有一点点的蘑卡。

 

*开头是艾必大大的rabbit 9中一个梗,问了艾必大大但是还没有得到回复,如有不妥,我道歉,并且马上就删掉。

 

==========依旧是话唠lo和正文的分割线君============

 

 

 

 

『为什么人比动物活得要久?

因为人们出生就是为了要学会如何好好生活,如何好好去爱。

但是动物生来就已经知道要怎么做这些了,所以它们不需要活那么久。』

 

傍晚,C罗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突然刷到这样一条心灵鸡汤。

 

“……操!”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再一次烦躁起来,他干脆丢开手机,拉过被子盖住头。又打了几个滚,蜷缩起来把自己包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毛茸茸的耳朵。

 

像逃避问题的鸵鸟。

 

是的,他就是不懂得好好生活。他觉得赢了比赛就是一切,为了足球他可以抛弃很多东西。跟足球有关的东西充满了他的生活,无论是场下还是场上。他觉得这是敬业,何况他那么爱足球,于是他觉得自己很开心,现在看来这只是他给自己的假象,那么的不堪一击。

 

他也不懂好好去爱。他不知道哈梅斯喜欢他——明明那么明显。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哈梅斯。

 

他脑子里一遍一遍的过着科恩特朗说的话,迷迷糊糊的在床上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像是他的一生。他的生活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多了一个会陪伴着他的人。他们会一起训练,一起比赛,一起庆祝胜利,一起回家,一起看电影。夜晚相拥而眠,清晨交换一个早安吻。那个人会做饭给他吃,生病的时候照顾他,陪他一起生活。

 

他有床伴、女伴,但是没有一个人会陪着他生活。

 

那个人有白色的兽耳,栗子头,笑起来像小孩子一样,很好看。

 

 

 

 

 

后来吵醒他的是他的队长的电话。

 

“快要到拉莫斯的生日了?哦…好像确实是…恩我知道了,我不会告诉他的。恩,我也会尽快买礼物的…好的,再见,Iker。”

 

挂了队长的电话,返回主页的时候,他又看到那条心灵鸡汤。

 

他鬼使神差的开始在Google上搜索哈梅斯,搜到了一张他和哈梅斯的合照。

 

他侧对着镜头,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和白色耳钉,还有一缕碎发在额前,旁边矮了半个头的哈梅斯正抬头看着他,嘴巴抿成一条线,眼神是很明显的崇拜。

 

这种眼神他确实看到过很多遍了。

 

对于这张图,下面的配词是“小粉丝跟他的男神告白啦!”,而评论都是

 

“天哪这张图好甜啊~~~我的牙!”

 

“克里斯快答应小哈妹啊!!!”

 

“双罗党头顶青天”

 

“按头小分队呢!?”

 

“我也想向男神告白啊嘤嘤嘤QAQ”

 

“楼上的别想了,克里斯是小哈的!”

 

……

 

看着这些女粉丝的评论,他看起来有些哭笑不得,心里却有点小开心呢。大家好像觉得他和哈梅斯看起来很配呢!

 

他一直盯着那张图片看,直到屏幕暗下去,又被他再次点亮。

 

但他又想起来那个梦,他不知道那是美梦还是噩梦。给了他一个美好的假象,然后告诉他现实。就像是在提醒他: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而已。

 

确实,他从卧室走到客厅,豪华的大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没有穿鞋,脚踏在冰冷的白色瓷砖上,没有一点声音,越发显得这里十分冰冷。

 

他觉得那里像一个宫殿,不像家。或许找一个他爱的人搬进去,就像家了。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

 

他在客厅转了一圈以后,还是回到了卧室。躺在床上,他觉得很无聊,很烦躁。得有一个人陪他说话或者他得干点什么。

 

他想起刚才Iker打来的电话,说是快要到拉莫斯的生日了,要给他准备一个派对,还不能告诉他。想必队长大概打给了每一个皇马队友,并告诉他们要买好礼物,当然了,某二哈除外。

 

于是他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敲开科恩特朗家的门,并强迫金毛陪他去给拉莫斯买礼物。

 

“反正你肯定也是要买的,不如我们一起。”

 

“但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有很多商店还没关门呢!”

 

“谁关心商店有没有关门阿!”

 

但是可怜的金毛最后还是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耷拉着耳朵被精神抖擞的阿拉撕家拉去了商场。

 

大家看起来都很忙碌呢!所以,没有人注意到皇马队副最近有点不对吗?

 

 

 

 

拉莫斯很不开心,这种情绪在这个热情的西班牙人身上可不多见。

 

一切在他人眼里都那么正常,但是他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他的melon,最近跟隔壁的矮子队长的电话打得越来越频繁了,每次接到他的电话后就到外面去接,好像是在避着拉莫斯。有一次拉莫斯偷偷跟了出去,看到卡西倚着栏杆打电话,谈着谈着就会不经意的露出淡淡的但是很暖心的笑容。

 

“切,这是在谈恋爱吗!”

 

拉莫斯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句吐槽是咬牙切齿说的。

 

卡西回来后,拉莫斯问他在和哈维谈什么,而卡西只是笑着说“没什么”

 

鬼才会信。

 

拉莫斯决定自己找出真相。

 

又一次听到卡西为哈维设置的特殊铃声,是在更衣室里,拉莫斯的耳朵瞬间就立了起来。卡西拿着电话走出了更衣室,拉莫斯很快也跟了出去。卡西就在更衣室出来后右转的转角打电话,于是拉莫斯贴着墙轻轻地走到转角的另一侧,竖着耳朵贴在墙上——他突然好爱自己这双耳朵,虽然卡西站的离转角有些远,但自己仍然可以听到一点断断续续的词汇。

 

“……好像是不错……你觉得呢?恩,我再想一下……好的……我明天放假……那就下午三点吧?我家……好啊,我的厨艺很好的……再见。”

 

听到卡西向这边走来,拉莫斯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闪回了更衣室。

 

处理了自己得到的一点信息,他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卡西邀请哈维明天下午三点来自己家里吃饭,而且还是卡西自己下厨。

 

哈维那个小婊砸!sese都没有这个待遇!岂可修!

 

等等……下午三点,吃午饭好像迟了,吃晚饭好像又太早了……难道是下午茶!?两个大男人一起吃其中一人做的下午茶!?怎么想都好奇怪啊!

 

这两个人是真的在约会吗!?

 

拉莫斯决定要去看看。

 

于是第二天下午,银河战舰皇家马德里的队长拉莫斯穿着滑稽的迷彩服,带着丑爆了的口罩和墨镜,蹲在了卡西家前面的草丛里。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透过落地窗看到卡西家客厅。

 

卡西好像又在和哈维打电话了。

 

 

 

 

卡西最近总觉得最近有人在用阴冷的眼神注视着自己,身边好像总缭绕着一股诡异的气息。但是仔细去看周围,大家都很正常

 

他起初怀疑是不是自闭症儿童克罗斯,但是观察了一段时间,却发现跟他没有关系。

 

皇马竟然还有人能拥有这么阴冷的目光?想不出来是谁。

 

其实卡西也没有什么时间去仔细观察什么,否则就可以发现了。他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一些适合拉莫斯的礼品了,只要自己再挑一会儿就好了。

 

哈维帮了自己很大的忙,于是卡西决定趁着周末带卡西去摘♂蘑♂菇,他把时间定在下午三点,这样的话等到他们回来刚好是晚饭时间,他可以自己料理那些蘑菇,也算是谢礼了。何况他确实有段时间没和这位老朋友聚一聚了。

 

就在刚才,卡西刚准备好要出门,却接到哈维的电话。

 

“我在你小区门口呢,好久没来了,我忘记你家在哪里了。”

 

“那你记得地下停车场出口在那里吗?”

 

“好像是进小区右转直走?”

 

“恩,你在那里等我,我开车到那里去。”

 

卡西在客厅接完了电话以后,转身打算从后门出去,地下停车场入口处就在附近,如果从前门大概要绕路。

 

于是拉莫斯就这样在草丛中蹲了几个小时,也没有等到哈维,甚至没再看到卡西。

 

 

 

 

Tbc

 

 

 

 

So,你们觉得什么礼物适合水爷啊!反正lo主想不太出来QAQ

 

我发现有一些人虽然有时候会懒得动笔,但是开始写了就还好,不过如果中途被打断的话,再回来就又不想写了。

 

所以以后就算被逼去买菜也不能答应。

 

没错就是我自己(土下座

 

军训期间认识了一个腐妹子,发现虽然混的圈不同,但是聊得超级开心,也算是班上第一个朋友了。身边终于有个腐妹子了,以前身边都是小纯洁,唯一的邪恶的蓝颜还去外地读书了嘤嘤嘤

 

lo主明天就正式开学上课了QAQ,老师竟然要我们在开学第一天交对以后一年高中生活的期望和打算!我的期望就是皇马跟我德赢赢赢,大家都别受伤,本命CP多发糖,再遇到几个同好。然后没了。

 

如果真的这样写会被打死吧嘤嘤嘤。

 

 

大概没人会看我的碎碎念吧......滚去写作业

评论 ( 16 )
热度 ( 56 )

© 夏语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