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语冰

ID是打算给未来的妹妹(或者弟弟)的名字
顺便防亲妈_(:з」∠)_

【水卡西】礼物

想了一下还是放吧。

OOC是有的,肉是没有的,我只会拉灯。

感谢@绕着一开画圈圈 妹子的脑洞。手机艾特也不造能不能成功,谁叫我手机如何艾特……

我记得有个妹子跟我说对话加上颜文字更好,所以我就加上了,谢谢建议。

还有那个卡西粑粑想到的“那些女人”是和正文情节有关的,我更新正文你们就知道了。

一想到被自己亲手拉进撸否互相关注的同班妹子会看到lo主写如此无节操的东西,突然十分的心酸呢_(:з」∠)_

再说一遍,OOC是有的,肉是没有的,我只会拉灯。

=========以下是正文=========

快要到拉莫斯的生日了,队长又在为了买什么礼物给拉莫斯而犯愁了,因为被拉莫斯命令不准再找哈维商量,所以他这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于是他决定再找一个靠谱的人来帮帮自己。他一边翻着通讯录一边埋怨为什么自己如此不擅长给拉莫斯买礼物呢?明明给别人买就很简单。果然是那只哈士奇太奇葩了所以不知道要送什么。


不……明明是你想要给自己的恋人最好的才会为此苦恼吧?


拉莫斯,在成年(指生理,非心理)之后,就不会再像小孩子一样期待礼物了。不过,自从去年卡西给他举办了一个老土的惊喜派对,并且间接导致了他成功追到卡西之后,他简直爱死生日了。“今年melon会送我什么礼物呢?”成了他在生日开始前一个月就经常好奇的思考的问题。


晚上,当他和Iker躺在一起的时候,他一直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去年的生日派对,说到他如何追到Iker,再到他对今年的礼物是如何的期待。他的爱人在他的怀里安静的听着,均匀的呼吸打在拉莫斯裸露的胸膛上,让拉莫斯觉得痒痒的,心理和生理双重的,但最终他只是收紧了抱着爱人的手臂,继续回忆着过去的一年。


他突然觉得自己和爱人就像两个很老很老的夫妻在回忆着过去,如果在几十年之后,他和Iker早就不在赛场上奋斗了,他们甚至已经跑不动了,或许就可以像这样躺在床上回忆属于他们的那些年,想到这里,拉莫斯的嘴角轻轻的上扬了。


“sese好想知道这次会收到什么礼物!” (。ò ∀ ó。)


“你知道的,我就是不擅长这个,”卡西的语气永远很平静,“到时候可别失望。”(๑˙ー˙๑)



“不会的!melon你送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所以不要再找隔壁的那个哈维了!” ԅ(¯﹃¯ԅ)


卡西把脸埋在拉莫斯胸膛下微不可闻的笑了,他的小男友真的长不大,十足的幼稚鬼。


“你为什么连哈维的醋也要吃?” _(:з」∠)_


“可是你给哈维设置了……” (눈_눈)


“好了拉莫斯!这件事你已经提起一千遍了!我现在不是也给你设置了吗!”卡西真的感到十分无奈。


“我永远都不会忘的!你那时太伤sese的心了!” ( ー̀εー́ )

……

“睡吧……” (๑•ี_เ•ี๑)


卡西转身摁掉了床头灯,然后又给了拉莫斯一个晚安吻——当然也得到了一个回吻,才躺好睡下。


“拉莫斯,不要把手往我下面摸。” (눈_눈)


“嘿嘿嘿嘿……” (ಡωಡ)


然后一切又回归平静和安静,卡西没有看见拉莫斯有些落寞的神情和仍然睁着的双眼。








第二天,卡西又翻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通讯录,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人,于是他决定去商店看看,或者店员会给自己好的推荐的。

后来他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极其愚蠢的举动。

因为他遇到了皮克。


他看到那个傻大个向自己这个方向走来,第一反应就是转身靠墙赶紧走,然而这时皮克已经看到他了。


“嘿!伊克尔!”皮克边大喊边向他欢快的跑来,于是卡西只好转过身,“嗨!皮克,你可不可以不要在公众场合那么大声的喊我的名字?”


“好的伊克尔!”声音虽然放低了一些,但依然不小。或许他就是天生的大嗓门。


“好巧啊伊克尔!竟然在这里碰到你!”


“额……对啊,我是来给拉莫斯买礼物的,他的生日要到了。”卡西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皮克这件事。


“哦这样啊!你问了哈维吗?”


“并没有……我想大概店员会给我一些建议的。”


“那怎么行!他们又不了解拉莫斯!不过我倒是知道你应该送什么东西。”

皮克刚说完拉起卡西就走。


卡西还没有反应过来,万万没想到最后是皮克给自己建议,不过总感觉有点不靠谱呢……算了,说不定最后真的可以帮上忙呢。








呵呵 。


才怪呢。


卡西望着一排排的情趣用品,不禁将自己内心精心饲养的一万头草泥马放出来自由的在自己心中奔腾而过。

但脑子一直少根筋的皮克倒是一脸自豪的说:“怎么样?情侣送这种东西简直是太合适啦!拉莫斯肯定会喜欢哒!” (ಡωಡ)


哒你个大头鬼啦!一把年纪了还留着胡子还敢卖萌?


然而卡西当然不会说如此粗鄙之语,他只是尽量用平稳的语气说,“皮克,我并不需要这些东西,我也不会送这些给拉莫斯,我想挑更正常一点的礼物好吗?”


卡西看看周围,来这里的都是情侣,他们两个大男人到这里来已经很奇怪了,而且还吸引了不少奇怪女孩的眼光,不知道为什么她们看起来如此激动,和同伴在窃窃私语些什么,目光仍然在往这边瞟。


莫非她们认出来自己了!?卡西下意识想立刻离开这里,他可不希望明天的报纸出现某些奇怪的关于皇马队长和巴萨球员共同出现在情趣用品店之类的爆炸性新闻,不仅球迷们要炸,拉莫斯会做出什么反应还不一定呢,他可不想自己因为腰疼而翘掉训练。事实上他会很严格的控制拉莫斯,所以即使是第二天他一样可以很正常的训练。永远不听话的拉莫斯却每次在做完第一次后都听话的只是给他一个吻,然后自己去卫生间解决,有一次甚至说:“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还是单身一样?”说完以后自己都笑了。


但是皮克却拉住了他,“卡西,其实对于拉莫斯来说,最好的礼物就是你啦!他感觉还是挺听你的话的,所以他大概只在女人身上用过吧……肯定不敢对你提要求啦,为什么不满足拉莫斯一次呢?你们是情侣嘛,其实这些也没有什么的。”


卡西当然不会觉得没什么,他觉得送这些东西是在太羞耻了。


他想挣脱皮克的手,却突然想起那些女人。拉莫斯在那些女人身上用过吗?跟她们在一起是不是比和自己这个古板的人在一起更开心?还有拉莫斯那句“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还是单身一样?”

细思恐极。


“喂,皮克,你觉得……什么……更适合我?”极其小的声音。

皮克愣了一下,然后眼睛倏的亮了。


拉莫斯的生日终于到了,他在自己(和卡西)的家里办了一场巨大的party,很多的球员都来参加了,他们的礼物都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成了一个小堆,只是卡西的礼物不在里面。拉莫斯在party上多次端着酒挤到卡西身边用期待且急促的语气问他:“melon给sese的礼物在哪里?”卡西总是在皮克的迷の注视中凑到拉莫斯耳边说:“等到party结束我会给你的。”然后拉莫斯只好撅着嘴走开了,昏暗的灯光让他看不见卡西有一些红了的脸。


party晚上十一点多结束,客人们离开以后,卡西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客厅,而拉莫斯却突然从后面抱住了卡西,左手搂着他的腰,右手不安分的摸上他的兽耳开始揉捏,卡西感到一种微妙的快感顺着他的脊椎最下方一点点爬上来,他尽量稳住自己,但拉莫斯又突然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朝他吹气。


“melon~~~sese的礼物呢?” (*/∇\*)


卡西赶紧挣脱拉莫斯,然后说:“放在卧室了,我现在拿给你。”


卡西从卧室的床头柜下取出礼物。那是一个纯白的盒子,用鹅黄的礼袋包装,正面看礼袋十字交叉,交叉点在右上方,有一个礼结。相当中规中矩的包装,转身把盒子递给拉莫斯,然后抱住双臂假装自己一点也不紧张,等着看拉莫斯的反应。


拉莫斯接过以后,拿在手里掂了掂,发现并不是很重,然后迫不及待的打开,当他看到盒子里明显是情趣用品的狗项圈时,瞬间瞪大了眼睛,震惊到失去语言能力,过了三秒他才猛地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卡西,这时卡西已经脱掉了上衣。和全身都是纹身的拉莫斯不一样,卡西的皮肤是纯白色的,像少女的肌肤一样,拉莫斯终于缓过神来,他知道他的melon给了他世界上最好的礼物。


但是他还是没有说话,而是开始毫不掩饰的视奸,他的视线细细的舔过卡西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他突然觉得喉咙有点干,默默地吞了一下口水。卡西终于退去最后一件衣物,然后从拉莫斯手中的盒子里拿起那个黑色的带铆钉的项圈,他的手有点抖,他知道自己肯定脸红的厉害。带好了以后也不敢抬头,只是眼睛向上瞟着拉莫斯,但这种眼神对拉莫斯来说是一种勾引。

于是拉莫斯果断的扔掉了手里的盒子,他觉得自己没法再忍了,那个项圈和卡西的白色耳朵该死的相配。当卡西感到自己被猛地推到在旁边的床上并且被一只哈士奇死死压住的时候,他知道明天自己大概是不得不请假了。









第二天早上卡西醒来时感到腰疼的不行,他一睁眼就看到拉莫斯已经醒了,正一脸严肃的看着手机。他本想说:“sese,帮我请个假吧。”但拉莫斯看到卡西醒了,就立刻把手机举到卡西面前,卡西还不太适应手机的亮光,他眯了眯眼睛,好一会儿才看清手机上的字,然后他瞬间就清醒了。

手机上是一则新闻,“皇马队长卡西利亚斯和巴萨后卫皮克的禁断之恋!两人现身情趣用品店,举止亲密”,而下面则是他和皮克的照片,刚好就是他要走而皮克拉住他的那一瞬间,卡西突然无比后悔听了皮克的建议。


——干脆请一个礼拜的假吧,反正自己肯定下不了床了。



=========以下是碎碎念,都散了吧=========

如果真的很雷我会删的。

写了一篇黑化tkk,我觉得黑化文没有大魔王简直不合适。本来是小段子,然后写着写着就多了,而且我写了这么多还只写了上。

现在没有时间码字了,所以干脆下周完整放出来。

但如果没有写完就放正文,这次没有更实在对不起(土下座

看到有妹子来找我开脑洞真的超级开心,继续不要停!!!

评论 ( 24 )
热度 ( 44 )

© 夏语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