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语冰

ID是打算给未来的妹妹(或者弟弟)的名字
顺便防亲妈_(:з」∠)_

【TKK】【黑化慎入】第七天(上)

不好意思我竟然忘记捉虫就放出来了……修改了错字,祝阅读愉快(๑>؂<๑)

*真的好激动啊,之前粉丝数在47上卡了很久没有动,今天竟然已经51了,于是放下了写到一半的兽化文,写了一直想些的TKK。

*这也算是一个贺文,所以我把小段子给写的更长了,大概会有上中下,这篇很短,中篇更长,下篇是三结局,一个HE和两个BE。

*黑化!黑化!黑化!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还有虽然我喜欢黑化但是我真的不是变态!

*在黑化之前这篇文其实是小清新的~

*兽化文国庆的时候一定会更的!而且这一篇也会更,大概会写完。

*名字来源于余华的一本书。


Klose最近在国家队集训的时候,被后辈Toni误伤了左脚踝,虽然只是小伤,但国家队的比赛肯定上不了了。虽然有些遗憾,但Miro认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队医告诉他只要比赛后静养一周就好了。

只是那个后辈,好像是被吓坏了。哭丧着脸跟Miro去医务室,陪着他检查,听医嘱,回到休息室后就不停的道歉,“哦,Miro,我是说,Klose前辈,您还好吗?”甚至有些结巴,“我不是故意的……我很抱歉,害您不能参加国家队比赛了……我希望您不要生气。哦,好吧,如果是我肯定会生气的。但是……但是,您能原谅我吗?我太不小心了,真是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事实上,他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miro感到这个年轻人好像马上要哭出来了!感到疑惑:“我看起来是很生气很可怕吗?”于是只好开始安慰他:“呃……Toni,你是toni Kroos对吧?叫我miro就好,其实我并没有很生气啊,而且我知道你当然不是故意的”

Miro尽力让自己的眼神更慈祥(?),语气更和善:“你也听到了,医生说了只是小伤,只要回家休息一个星期就好,虽然国家队的比赛上不了了,但是你们会赢下比赛的,我们会赢的,所以……其实不用太内疚,我很好,好吗,Toni?”

那个年轻人的表情才终于放松了下来,于是Miro叫他继续训练,他迟疑着离开了更衣室,每走几步便回头看看Miro,Miro只好笑着注视着他,直到他消失在更衣室门口。

继续训练的时候,Miro坐在休息室的窗户旁往绿茵场上看,目光总会有意无意的看向Toni,他看起来很平常,并没有忧心忡忡或不安。Miro才放心下来,忽然想起他语无伦次道歉的样子,又忍不住笑起来。

训练结束后,Miro起身准备回家,走了几步才发现脚踝上的伤好像并不想被忽视,每走几步就会感到一阵刺痛。他有些无奈,看来也只能这样回家了。

Miro扶着墙壁一拐一拐的走向电梯,他从未觉得这走廊是这么的长。每次左脚落下时他都会赶快跟上右脚,尽量少让左脚承受一些重量。尽管如此,每走一步还是有一些困难。

当Miro在走廊上缓缓挪动时,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前辈!前辈!”他想大概是Toni,一回头果然看见那个金色头发的年轻人向他跑来,在他站定后还在小声喘着气,额头上有着细密的汗珠,大概是从更衣室一路跑来找他的。

“前辈,您的脚不太方便,我送您回去吧?”

出于礼貌,Miro本想拒绝,可是他的脚确实很痛。何况这个年轻人的眼神十分的热切,让他不忍心拒绝。于是微笑着说:“好的,谢谢你,Toni。”

“没事的前辈!这是我应该做的!”Toni听到Miro答应以后笑得很开心。

“你叫我前辈我觉得不太习惯,以后就和其他队员一样叫我Miro就好。”Miro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口一个前辈,不禁想起上次某猪给自己发短信,开口便是“嘿,老家伙!”不禁在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人和人的差距真是大啊。

“好的Miro,我扶着你走吧?”

Toni说着便走过来扶着Miro,Miro已经习惯了他的过分热情,便没有拒绝。

Miro乘坐Toni的车回家时,一路上都相谈甚欢。Miro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Toni却总能将话题继续下去,但又不像某话唠一样太吵闹,与Miro十分合得来。所以当他问:“Miro,虽然我知道你没有因为我伤到你而生我的气,但我还是很内疚。比赛明天就结束了,队医说你需要静养一个星期,可以……让我照顾你一个星期吗?不然我会一直感到很抱歉”时,他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Toni把Miro送回到家后又扶着Miro到家门口,然后才认真的说:“再见,Miro,在家里要小心你的伤。晚安!”回车上时走到一半又回头,看到Miro也在注视着他,又招了招手,才钻进车里离开。在车子还没有开出很远时,他从后视镜里看那个人,嘴角微微的上翘。

第二天下午,国家队的比赛刚结束,Toni就开车来接Miro了。Miro带了一个挺大的旅行箱,他笑着向Toni解释:伤养好了我就直接回家,不过来拿东西了。Toni从Miro手中抢过旅行箱,搬到了后备箱里。回过头对Miro笑嘻嘻的说:“你是伤员,要重点照顾,不可以干重活。”

Miro被逗笑了,他可不觉得自己伤的有多严重,也不认为搬个行李箱是重活,但还是很开心的接受了Toni的“重点照顾”,甚至没有拒绝他为自己拉开副驾驶的门,而是笑着回应:“哈哈,谢谢你,年轻的绅士。”

Toni发动汽车,然后向Miro提起那场比赛,虽然好几次差点被进球,但最终还是有惊无险的赢了。他知道Miro肯定在电视上看了那场比赛。他们像以前一样相谈甚欢,Miro时常被Toni逗笑,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年轻人的。

汽车已经经过了郊区,向更远的地方行驶了。Miro看到外面的景色越来越漂亮,同时车和人也越来越少了,才把目光从远处收回来,看向Toni,问道:“我们去哪里?我之前还以为你住在宿舍里。”

“是的,我之前确实住在宿舍里”Toni微微向Miro这边转过头,但是眼神仍然看着路,“但是我在这边也有房子,是最近才买的,所以大家都还不知道呢。”

车子又开了一会儿,转进了一条只能容一辆车勉强通过的崎岖小路。汽车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行进着。

Toni带着歉意说:“Miro,抱歉,这条路不太好走,不过马上就要到了。”

“不,没什么。只是你家怎么在这么偏远的地方?”

“我特意买在了这边,人少,安静。以后没有比赛,我就和爱人来这里住,比在城市里好多了。”Toni笑着回答,眼神像是在憧憬着什么一样。

Miro并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他觉得这个想法很正常,但是像Toni这样的年轻人是很少有这样的想法的,他们应该更喜欢夜店。不过他最后没有把这些说出来,只是问了一个很普通的问题:“Toni,你的爱人是指你的女朋友,还是说,你已经结婚了?”Miro觉得前一种可能性更大些,他并没有听说Toni结婚了。

但是Miro的话音还未落下,就听到Toni带着一些兴奋的语气说:“我们到了,Miro!”

======tbc======

终于找到了一个跟我一样同时喜欢小破德和渣团的妹子,开心到爆。你们也来找我玩啊喂!

评论 ( 21 )
热度 ( 36 )

© 夏语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