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语冰

ID是打算给未来的妹妹(或者弟弟)的名字
顺便防亲妈_(:з」∠)_

【TKK】【黑化慎入】第七天(中)

在国庆节七天假还有两分钟结束时赶出来发了上来,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也不算食言……吧……


不要热度,你们可以尽情骂我orz


内容太仓促,有时间再修改吧。月考回来继续写。


DAY   1


Miro站在Toni家客厅的正中央,打量着这房子。


Toni家的主色调是白色,装修的很简约大方,感觉像是传说中的性冷淡风。进门就是客厅,左边有两个相对的房间,其中一个关着门,另外一个只可以看见有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书,大概是书房。右边也是两个相对的房间,一个是厨房,另一个用透明玻璃和客厅隔开,有一张餐桌和几把椅子,应该是餐厅。而正对大门的则是楼梯。


这格局也未免太对称了。


Toni提着行李箱直接向二楼走去,“Miro,主卧和客房都在二楼,你先整理行李吧。”Miro一边答应着一边跟着Toni上楼,他扶着楼梯小心的向上走。而Toni还在介绍:“这里没有信号,所以唯一的消遣就是读书和看电影——客厅电视下的低柜里有很多的电影,当然了还有游戏,希望这一周你不会觉得无聊。”帮Miro把行李箱放进客房里以后他又说:“对面就是我的房间了。你还没吃午饭吧?我先下去做饭,有什么事你可以叫我的。”


Miro点了点头,走进了客房——果然也是满眼的白色,不过他很喜欢这种风格。看来这一个星期似乎会很不错呢。


DAT   2


郊外的空气比城市里的要好不少,Miro早起时有晨跑的习惯,可惜现在脚踝受伤了,不然在这样好的环境里晨跑一定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他换上常服从房间里出来时,房子里静悄悄的,Toni大概还在睡觉吧。Miro刻意放轻了脚步走下楼梯,这个时候看电视很显然是不对的,于是他干脆走向了书房。


事实上,他忽然感觉这个动作十分熟悉,好像已经做过很多遍了一样,这虽然是他来到Toni家的第二天,但也总感觉这里很熟悉。不过他并没有在意,他看过一篇文章,文章里科学家用了很多的专业术语来解释为什么人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会感到熟悉,简单一点来说,其实这只是大脑产生的错觉。


Miro走进书房,在书架上挑选了一下。Toni家的书很多,他总能找到几本自己感兴趣的来打发时间。他很快就抱着几本书来到了客厅,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着,开始看书。当他拿起第一本书时,里面却掉出来了一张书签,准确的来说是掉出来了一半,Miro拿住那半张书签,顺着它把书翻到了夹着书签的那一面,读了几句之后——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读过?刚想完他就笑出声来,今天自己可真奇怪,怎么什么东西都感到熟悉呢?于是他把书签重新夹了回去,放下那本书后拿起了另一本——


这次又掉出了一张书签,翻阅以后,Miro依然感到熟悉。他皱了皱眉头,把剩下的三本书翻看了一下——每本都有一张书签,而且书签停留的那一面的文字,他都感觉自己曾经读到过。这次他笑不出来了,他感到不对劲,如果说一本书里有书签是因为Toni曾经读过的话,他还可以理解。但总不可能他拿的书全部都是Toni读过的,真的会有这么巧的事吗?而且又为什么这些语句自己总感觉很熟呢?


“Miro!你是在看书,还是在看着书发呆?”Miro从自己的思考中回过神来,顺着声音转过头去,看到Toni从楼梯上走下来,一边带着疑惑的神情微笑着看向他。


Miro感到有些尴尬,谁知道刚才自己露出了什么表情呢?于是他赶紧解释道:“没什么,我在看书呢!”“好吧。”Toni径直走向了Miro身后的厨房,拉开了冰箱门,微微俯下身朝里面仔细的看,一边问道:“Miro,今天的早餐你想吃什么?”“随便吧,我感觉你做的东西都很好吃。”Miro随意的回应到,他专心于手头上那几本书,所以自然看不见Toni听到他的赞美后脸上惊喜和开心的表情,也没发现自己其实只吃过两次Toni做的饭。Miro很快就放弃了思考,他实在想不出来要如何解释这件事,何况他已经闻到厨房里飘出来的香味了。于是他把几本书放回到书架上,然后直奔早餐去了。


DAY   3


Toni家离城市很远,这意味着想要随时买到什么东西是很困难的,所以Toni在固定的时间会开车到城里买上很多东西,然后塞进他家那个超级大的冰箱里。这次出门前,Toni特意到Miro面前问他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Miro从书中抬头,看了看面前拿着纸和笔的Toni,无奈的笑了笑,他可真是太殷勤了,好在Miro已经习惯了,他伸手揉了揉Toni柔软的金发,说:“谢谢,不过,其实你不用这么照顾我,只要是健康的食品我都很喜欢——我可不挑食。”


在Miro的手覆上Toni的头发时,Toni有一瞬的僵硬,他愣了一秒钟,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回应:“哦……好,好的Miro,那我出门了!”然后带着可疑的红晕出了门。


几个小时后,已经临近中午了。Miro听到汽车靠近院子然后熄火的声音,便从沙发上起身去帮Toni开门。他一打开门就看见拎着两大袋东西的Toni正在极其别扭的姿势想要拿出上衣口袋的钥匙,抬头对上Miro的眼神,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谢谢,Miro。”


好在善解人意的Miro忍住了笑意,侧着身子让Toni进来,并且跟着Toni进了厨房,帮助他把东西放进冰箱。各种各样的青菜,水果,看来Toni确实挑了一些很健康的食品——等等,这是什么?Miro拿起了放在袋子最底层的东西,一个塑料纸盒,包装看起来像是某种药品,他刚想仔细看看上面有什么字,手里的纸盒就迅速被Toni拿走了——准确的来说,是夺走了,Toni似乎是有些紧张他看到这个。


“Toni?”Miro抬头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对面原本正在整理不用放进冰箱的食材的Toni。,那个人慌乱的把纸盒藏在身后,“Miro,这个是……额,先不管是什么,总之你不可以看!谢谢你帮我整理东西,现在你快出去吧!等午饭做好我会叫你的!”


Miro有些不解,不过他还是说:“好的,Toni。”然后走出了厨房。


DAY   4


Miro的日常,已经变得十分有规律可循了。早上起床,洗漱完毕后,吃Toni做的早饭,然后看书,此时的Toni在客厅打游戏。到了中午吃完午餐后,他又会继续看书,而Toni则会打扫房间或者也来看书。他有时想帮Toni的忙,但最终还是会被Toni按回书房。晚餐后,他们会一起看一步电影,然后各自回房睡觉。


虽然除了吃饭,睡觉以外,Miro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可他一点也不觉得无聊,和Toni在一起他感到开心,更多的则是平静,似乎他的生活一直是这样——和Toni在一起生活在不会被打扰的地方,过着普通的生活,他们不是球员,所以没有赞美,也没有嘘声,没有捧起大力神杯那一刻的狂喜,也不承受过大的压力,就这样平淡却不无趣的生活。


他被自己这个看书时突然蹦出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他和Toni只是朋友,不过和他一起住了几天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呢?他被自己这个莫名其秒的想法搅的心烦意乱,书也看不下去了。于是他干脆夹好书签,然后合上书走了出去。Toni果然正在厨房忙活,这几天的三餐都是Toni做的,Miro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呢。于是他走进厨房,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他伸手敲了敲打开着的门,刚想开口问Toni自己能否帮忙,却看见Toni头也不回的说了句:“Miro,今天吃红酒牛排,再等一会儿就好了。”Miro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确实,这几天他进厨房都是因为饿了或者被食物的香气吸引了。Toni大概以为他饿了所以来催促的吧。Miro犹豫了一秒,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去坐到了餐桌旁。


很快,Toni就端着两份红酒牛排出来了,Miro不得不承认,它实在是太香了,色泽看上去就觉得十分可口。从前他可不知道Toni的厨艺这么好。


“Miro,你看起来像是在嘴馋主人鱼干的猫!”Toni笑着打了个不是十分恰当的比喻。“大概是因为你做的牛排太诱人了!”Miro一边拿起刀叉一边回应。


“那你觉得这几天怎么样?”


“很好,这几个月我很开心。”Miro刚说完才发现不对劲,而Toni似乎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不过他很快就掩盖过去了。Miro慌忙解释:“不好意思,这是个口误。我的意思是,这几天我很开心。”Toni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默默的吃牛排,而Miro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嘴不受控制的把“几天”说成了“几个月”,他更不明白的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口误,接下来的时间就在沉默和尴尬中度过了。


DAT   5


“Miro我帮你拿东西!”“Miro你饿了吗?”“Miro你只穿一件衣服会不会冷啊?”“Miro你的脚伤还没好呢怎么还光着脚走路?”“Miro……”


Miro住进Toni家才三天就很好体会到了Toni的无微不至的关心。不但每天嘘寒问暖,还不让他自己换药,到了晚上就会抱着医药箱到他房间里,跪坐在他面前,用左手拖住他的脚踝,右手轻轻的白色纱布一圈一圈解开,然后把白色药膏涂抹在他微微肿起有一些淤青的伤处。


Miro坐在床沿俯视着Toni,他发现Toni每次揭开纱布看到他受伤的脚踝都会露出复杂的神情,眼睛里包含着一种叫做愧疚的情绪,看到他沉下去的眼神,Miro自己的心好像也跟着沉了下去,沉在那个人海蓝色的眼睛里。他想抬手揉揉那人柔顺的金发——或者只是出言安慰一下,但不知为什么他最后什么也没做,只是沉默的看着他换药,然后离开。


DAY   6


早上时,Miro是被阳光给“叫醒的”,大概是昨天晚上他忘记了拉上窗帘,阳光从窗台暖暖的洒进来,可以看见细小的金色尘埃漂浮着,旋转着。Miro转转眼珠,看向墙上的挂钟,他比平常早了一个小时。


Miro干脆起床,他的脚已经好的差不多了,Toni告诉他明天下午送他回去,所以他刚好趁这个时候出去走走,享受一下郊外的清晨。


Miro顺着Toni家门口的小路慢慢向前走着,松软的泥土有一种特别的芬香,清脆鸟鸣声从上方传来,这一切都太安详宁静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前面有一条和小路垂直的更大的公路。


一条,很少有人经过的公路。而不是他眼前笔直的伸向远方的铁路。


Miro下意识的立刻转身往回走。


不,这不可能。六天前那里还是一条普通的公路,现在有了这么大的变化——一条铁路怎么可能在六天内建成呢!?他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事实上他也无法再思考什么了。他的太阳穴在发胀,眼前一阵黑一阵白。心脏也跳的飞快,一下一下冲击着,好像下一秒就会爆炸或者冲破胸膛。


感官也被放大了,他清晰的感受到痛楚,眼前闪过一些画面,可是他无法捕捉。光是稳住身形走回去他就已经耗费全力了。


可是他后来在知道,他耗费全力,却将自己送回了地狱。


DAY   7


Miro现在后悔极了,他不应该答应Toni来这里的,他回想过去的这几天,那么多细节——他早该发现不对劲的。否则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Miro躺在潮湿的地下室冰凉的地板上,两手环抱住自己来保存一点热量,可是寒冷依然爬遍了他身上每一个角落。其实在他大概三米处就有一张简易的木板床,上面有毛毯,如果他可以爬到那上面的话就可以用毯子包住自己来获得一点热量了,可是这一次他原本快要痊愈的脚踝肿得比以前要厉害的多,三米的距离对于他来说太遥远了。


滴答。滴答。


不知道过了多久,Miro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听见清脆的水滴声,是错觉吗?


还有脚步声,然后是地下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是Toni。


那脚步声缓慢而坚定的靠近,Miro能感到随之而来的压迫,和一阵从未有过的恐惧,身体不可控制的颤抖起来。Toni走到他面前,蹲下,平视他,令Miro感到难以置信的是,他在把自己如此粗暴的拖进地下室并且至少锁了自己五个小时以后,还可以用如此温柔好像那一切从未发生一样的目光看着他,并且伸出手轻轻的把Miro扶起来,“前辈,我扶你到床上去吧。”


尽管Miro下意识想要挣脱,可他实在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于是像没有生机的玩偶一般,任Toni把自己扶到床上,坐好,披上毯子,没有一点反应。


他知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像是被浓重的迷雾笼罩的人,想要走出去却一点办法没有。他感到自己被囚禁了,像是和真实的世界分离了很久很久,再也走不出这个房子了,他想念他的家人、朋友,还有他原本的生活。但第六感告诉他,他回不去了。


他想开口说话,想问Toni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要故意铲伤他把他带到这里,想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他沉默了很久很久,终究没有说话,或许只是害怕得到答案。


可Toni却没有顾虑他的感受,自顾自开始向Miro解释。


而Miro从未想到语言和真相会有那么大的杀伤力,他曾拥有的一切,在得到答案的一瞬间就全部成为了没有意义的词汇,就连他自己的人生,也只怕永远走不出这第七天了。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38 )

© 夏语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