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语冰

ID是打算给未来的妹妹(或者弟弟)的名字
顺便防亲妈_(:з」∠)_

【TKK】【黑化慎入】第七天(下)

*各位,如有bug或错字请告知,我第一时间修改。

 

*其实前文的第一天第二天并不是一个星期中的,而是我选取了不同的几个星期的某一天说的,所以Miro是没有前几天的记忆的,这几天没有联系哦。

 

 

 

下面是正文

 

 

 

其实Toni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Miro走到今天这样。他为了留住Miro,策划了半年,可现在他躺在床上,听着自己的心跳,思考着,却觉着当初自己做的一切好像是非常鲁莽的决定,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一切已经发生,且成定局。

 

曾经的他做一切事情都有着明显的目的性和出发点,而且在完成的过程中也总是一副拼尽全力的样子——这是一个喜欢他的女孩对他的评价,她说她喜欢Toni做什么事都用尽全力,追求完美的样子。

 

“你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目标,当你确定这是你的目标以后,就会有一个很详细或者很简单的完成计划。而且你总是能按照这个计划去做,总是能做的很好。我也曾给自己定过减肥计划,可我总是不能完成,或许是因为我没有毅力,我忍不住想吃甜甜圈和冰激凌。但你能做到你给自己定的目标好像无关毅力或欲望,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坚信你想要的东西在努力之后一定会是你的,所以才有了强到可怕的执行力。你看起来沉稳,严谨,严肃,其实很疯狂,很偏执,欲望很强,占有欲也很强。我觉得这样的你实在太有吸引力了。”

 

这是那个女生告白时说的话,Toni想知道那个女孩到底暗处观察了自己多久,有没有偷偷看过自己写下目标和计划的本子,但他最后只是开口拒绝了那个女孩告白,用的什么理由他忘了,总之是很烂的借口,然后他几乎是逃开了。

 

他不喜欢那个女孩,她太了解自己了,当Toni看着她的眼睛,会有一种潜伏在都市的异兽不期然间被同类撞破身份的毛骨悚然。

 

对,他确实是这样,占有欲和欲望都太过强烈。虽然表面的他似乎很成熟,其实内心却很固执,想要得到一切他想要的东西。

 

所以才很努力的来到了Miro身边,却什么也没有得到。他想和Miro成为朋友,那种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仅仅是大街上碰到会打个招呼的那种朋友,就够了。可他未能如愿,Miro和他的距离还是太远了,他甚至没能成为Miro眼中的一个名字。

 

但现在和这样一个循环失去记忆的Miro在一起,他又得到了什么呢?

 

依然没有。

 

他以为自己只要每天都可以看到Miro就会很满足了,事实上,一开始确实是这样的。那个人的步伐,手势,表情,皱纹,小动作,习惯,当这些东西只展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甚至有一种越矩的想法,这个人是属于他的。从前或许不是,但现在是了。内心的狂喜和满足几乎是抑制不住的要从脸上浮现出来,他还是控制住了,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和心情做一切事情。就连给Miro注射药剂时,他的心里也没有任何负罪感,只是觉得,这样做就可以拥有他了,那就是值得的。

 

然而这终究是个错觉,时间证明了一切,Toni不过是在自欺罢了。

 

不论他和Miro在一起多久,一年,两年,三年,Miro还是会客客气气的对待他,就好像他们是才刚认识的两个人。也对,在Miro眼里,确实差不多。可是Toni,他知道Miro喜欢什么颜色。他知道Miro不喜欢一切辛辣的东西,因为吃了一点点就会让他的胃不舒服。他知道Miro不论写什么东西都会在结尾规规矩矩的打上句号,而且他喜欢用蓝墨水胜过黑色墨水。他知道Miro喜欢全熟的牛排。

 

他知道那么多关于Miro的事,但每一个星期一的早上,Miro还是会用客气而且略带生疏的语气对他说,早上好,Toni。

 

这不怪Miro,他自己知道的,但他却忍不住会烦躁。人就是这样贪得无厌,原本以为只要和他生活在一起可以每天都看到他就好了,现在却想要更进一步,不满足于普通的朋友。好在Toni很快接受了,当然也可能只是他以为自己接受了。

 

他不再介意Miro对他的态度,毕竟他确实是在用一种卑劣的方式留下这个人。他开始认真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他只是照顾被自己“无意中”铲伤的队友而已。他也学会了每过一个星期就装作跟Miro毫不熟悉,装作不知道那些他记在心里关于Miro的事情,客客气气的询问他的习惯。虽然有时会“穿帮”,但Miro什么也没有发现,Toni也开始越来越小心。

 

日子如果永远是这样就好了。

 

直到那天早上,他没有在沙发上看见Miro,他通常就坐在那里看书或者看电影。他跟疯了一样喊Miro,但没有任何回应,当他意识到Miro根本不在房子里时,突然有一些类似于悲伤的情绪冲击着他。心脏猛地收紧,呼吸似乎都有一些困难。于是他就这样蹲在原地,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他甚至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他以为那一天到来了。

 

几年以前。那时他刚刚如愿以偿成为了Miro的队友,却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去靠近,去了解他的偶像,他视为最高的他的信念。浑浑噩噩的这样过了半个赛季,放假时他没有回家,反而觉得自己需要散散心,于是驱车去了另一个城市。看看河畔,顺便拜访了自己一个关系很不错的朋友,Martina。

 

Martina从事药品开发的工作,她兴致勃勃的告诉Toni,他们有一个新的试验产品,可以破坏人脑内控制记忆的神经,使人失去最近一段时间的记忆。通过精准的控制药量,甚至可以控制失去的记忆的长短。如果药品研发成功,可以用于治疗那些因经历过的事很糟糕而留下阴影,恐惧症或者发疯的患者,在这方面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Toni本想说恭喜,可Martina突然又皱着眉头说,“这种药理论上是不会对人体产生伤害的,也没有副作用,可是只有通过试验,拿到用药后的人体样本的数据,才会被允许生产上市。但是这种会使人失忆的药,即使是地下的市场也找不到试验者,所以根本没法上市。我们都在为这个苦恼,无法上市,药再好有什么用呢?”

 

然后Toni就听见自己说,“我可以找到试验者,我来帮你完成实验。”在听完Martina的话后,一个计划已经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之后的事情,他似乎都是凭着惯性完成了。

 

当Miro走进了那栋房子,他好像才回过神来自己做了什么。而在第一个星期结束后,他给睡梦中的Miro注射了药物。后来又在Martina的指示下,偷偷记录了Miro用药后的相关数据。

 

Martina拿到数据后很开心,后来药品顺利的上市,那时的Toni已经退役。Martina虽然是Toni计划中重要的一员,但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退役,在谁身上用了药,怎么拿到的数据,这一切都是悄悄进行的,她当然猜不到这些事是有着巨大关联的。

 

这种药品上市后取得了很好的反响,研发者获利极大。Martina打电话给他表示感谢,“没有你的帮助,我们费尽心血研发的这么有用的药品连上市的机会都没有。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拿到那些数据的,可是我真的很感谢你,我们整个研发药品的小组成员都很感谢你。”

 

而Toni只是在电话这边淡淡的笑了,当然,Martina看不见。Toni做这些事只是为了完成他自己的计划,他也很需要这种药品,来帮助他留住Miro,可这种药是处方药,并不售卖,又因为其作用的特殊性,管理很严格,几乎不可能走后门拿到,这在他的计划之外。不过,Martina可是这药品的研发者。

 

“如果你真的要感谢我,就帮我一个忙吧。这个忙别人几乎不可能做到,但对于你来说却是小菜一碟。”Toni淡淡的说。

 

Toni每周出去采购,不只是为了买日用品,他还会驱车去Martina家拿药。每一次都是一样的量,会使人失去一周的记忆。

 

直到三年后,Toni像往常一样去拿药,要走时却被Martina叫住了。她说“Toni,一开始你跟我拿药,我自然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但是三年来你总是定期来,而且每次是拿一样的分量,现在我也能猜出两三分,三年前Miroslav Klose的失踪和你有脱不开的干系,或许你就是为了这个退役的。如果你要继续下去,我不会拦你,我也知道我无法阻止你在做的事,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个药的用量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失效。三年来你用的量已经达到了临界值,再继续用下去,有一天你过去用的这些药全部会失效。但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还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你知道如果药失效会发生什么事吧?要怎么处理,全看你自己。”

 

Toni的心随着Martina说的话,一点一点的往下沉。他自己其实知道,他不可能一辈子留住Miro,人的容颜是会变的,这一点他改变不了,他骗不了Miro,他知道未来有一天这个骗局会被揭穿,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Toni直视着Martina,“你真的很聪明,你什么时候猜到这些的。”

 

Martina只是摇了摇头,“我说了只是猜测,或许我是错的,但这些不重要。你在我这里拿药没多久,我就在想你到底在干什么,我猜到了一些,现在看来这其中有一些是对的。那时我没有阻止你,现在我告诉你这药用量太大会失效也是在帮你,我希望你做好准备,处理好你做的这件事,这是你的责任。”

 

Toni没有做任何回应,Martina是个很聪明的人,而且对他很熟悉,无论是他的性格还是处事方法,这一点在她对他告白的时候Toni就知道了。当时他狼狈的逃走了,而且一点也不喜欢Martina,但最后却和这个女孩成了朋友。他早该想到的,他做这些事根本瞒不过精明的Martina,何况Martina是他留住Miro的方法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两个人就这样相对着沉默了许久,直到Toni说,“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尽量处理好这件事的。”

 

Martina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同时走上来拥抱了Toni,她在Toni耳边轻轻地说道,“Toni,直到现在我还是很爱你,但如今我也只想和你作朋友。我想以朋友的身份告诉你,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不是你的东西终究不会是你的。就好像你现在没有恋爱也没有结婚,我们的关系还这样亲密,可你终究不是我的,所以我也只能和你成为朋友。”

 

那如果连普通朋友也做不成呢?你说我很疯狂,很偏执,像我这样的人如果连想和自己爱了很多年的人做最普通的朋友都做不成,我要怎么办呢?

 

Toni想这样问Martina,可他还是沉默了,无论得到什么答案,也不过是解开自己的心结,避免不了Miro的离开。如果Miro离开,那他宁愿自己的心结解不开,宁愿自己心里难过,他以这种方式来纪念这几年的时光和他自己的爱,尽管卑微,尽管可怜。

 

“我知道了,”Toni抬起手拍了拍Martina的背,“那我回去了。”

 

在他转身才走了几步时,Martina的声音传来,“我曾经说我喜欢你做什么事都用尽全力,追求完美的样子,但如果你对待某些人,某些事的时候,用力过度,反而不会达到你想要的效果,物极必反,你听说过这个成语吗?”

 

Toni回去以后又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一直到他处理好了自己的情绪,他才走进去。

 

仅仅一个月后,那时Toni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Miro会恢复记忆这件事,Miro就失踪了,他不在房间里,又能在哪?Toni以为他只能是逃走了。

 

就在他濒临崩溃的时候,他却听到了敲门声。

 

……错觉?

 

敲门声再次响起,很急促的声音,几乎不是敲,而是砸。

 

Toni猛地站起来,冲到门口,快速打开门,一个声影就向他直挺挺倒下来。他下意识接住,一低头,就对上了他怀中人被惊恐填满睁大的淡绿色的双眼。

 

然后他突然开始莫名的暴躁起来,两只手钳住Miro的腰,好像这样就可以牢牢地抓住Miro的腰,不会再让他离开。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他的身体却将Miro关进了地下室,以一种极其粗暴的方式。

 

从地下室出来,Toni突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这么多年以来他第一次感到了焦虑。回到自己房间,他无力的倒在床上,闭着眼睛开始思考,为什么他和Miro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突然想起了Martina对他的评价。

 

“你看起来沉稳,严谨,严肃,其实很疯狂,很偏执,欲望很强,占有欲也很强。”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些回忆,他回忆自己做过的事,回忆Martina说过的话。

 

三年来你用的量已经达到了临界值,再继续用下去,有一天你过去用的这些药全部会失效

 

我希望你做好准备,处理好你做的这件事,这是你的责任。

 

我想以朋友的身份告诉你,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不是你的东西终究不会是你的。

 

我曾经说我喜欢你做什么事都用尽全力,追求完美的样子,但如果你对待某些人,某些事的时候,用力过度,反而不会达到你想要的效果,物极必反,你听说过这个成语吗?

 

Martina,被你喜欢着,和你成为朋友,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把Miro关进地下室五个小时后,他才再次来到地下室。十五分钟他刚刚做了一个自己都没料到的决定。

 

他把Miro从地上扶起来,扶到床边坐下,披上毯子。他开始紧张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他想要告诉Miro真相。选择性的忽视了Miro的颤抖和眼神里透露的恐惧,他开始自顾自的讲述,他把真相毫无隐瞒的全部讲出来,他告诉Miro自己是故意铲伤了他的脚踝,把他接到这里来,自己在用药物使他反复的失去一周的记忆,并且每一个星期天的晚餐里有极少量的安眠药,在Miro沉沉睡去的时候,他就会注射药物,并且再次伤害Miro的脚踝,只是为了让Miro一直留在这里。最后他说,“Miro,你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年了,根本不是什么一星期,是三年。”然后转身离开了地下室。

 

是不是漏了点什么?对,Toni没有说,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说,爱这个字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只怕会变味。但是,Miro应该可以想到吧。他可以猜到我是因为爱他才想要这么做,想要和他一起生活。却想不到我最初只是想当他生命中一个小小的配角,正是因为他连一个最小的角色都未曾给我,我才这样做了。

 

就算猜不到,又如何呢?这些完全不重要了。Miro就要回去了,这是一个无法阻止的事实。

 

关上地下室的门后,他靠在地下室的门上,头也向后抵着门。他想,Miro,总有一天——这一天或许很快就会到来了,你会恢复记忆,就会想起我今天告诉你的事,然后你会逃离这里,回到真实的世界去。你会很恨我,会向世界宣布你回来了,或许你还会报警,那么我这个坏人就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但是你可能猜不到,我早知道药物会失效,我故意告诉你这些,就是希望你能回去。我给你和你的家人造成的伤害是无限的,但我不后悔我这么做。我果然很坏吧,我依然庆幸自己这么做了,这几年的时光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以一种卑劣的方式留下了你,现在我得到惩罚了,在你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我只是照顾了你几天一个队友,在你恢复记忆以后,我是囚禁了你几年的混蛋。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资格告诉你,我爱你。哪怕我几乎为了这三个字倾尽所有,做下这许多的错事恶事,却依然连告白的资格都没有。这是报应。

 

然后他重复了他已经做了无数次的事,当药物通过注射器被缓缓推进Miro的身体中后,Toni轻声的说,“就快要结束了,Miro,很快你就会离开了。”但这句话,Miro听不到了。

 

他突然想起一句话,喜欢是占有,爱就是放手。这句话他从前不认同,他觉得爱到极致也是占有,现在他觉得可以理解了。可是太晚了,如果他早一点放手,事情大概完全不同吧。

 

下一次他再去Martina那里取药时,他告诉Martina他是怎么做的。

 

“为什么不在告诉他真相后放他走,这样他可能不会那么恨你。”Martina问道。

 

“我希望他恨我。如果是我放他回去,倒显得我在改过,他回去以后会觉得这是糟糕的过去,心里会不舒服,相比之下我更愿意他在想起一切后逃走,他会意识到药物的失效,庆幸因为我不知道药物会失效而使他终于回到真实的世界,然后会珍惜他接下来的生活。我也希望他恨我,恨我强行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如果他恨我入骨,反而永远不会忘记我了,这是我的私心。”Toni解释,他不知道他Martina理解了没有。在Miro心里,如果他不能好的很彻底,那么干脆坏的很彻底,这样Miro就会永远记住他。

 

终究是没有成为普通朋友,但也希望你不要忘记我,哪怕是以被记恨着的形式,Toni也想要在Miro心里有一席之地。

 

Martina笑了笑,又不笑了,摇了摇头,“ToniKroos,你真是病态。”

 

Toni学着Martina笑了笑,又摇摇头,“你不是喜欢着这样一个病态的人吗?”

 

一年以后。Toni采购后去Martina那里拿了药,回来时,Miro已经走了。

 

Toni站在门口,望着这个家,通常会坐在沙发上等他的人已经不在了,他就意识到,药物失效的那一天到了。

 

他又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转身关上门,来到厨房,把买来的东西一样一样放进了冰箱。他最初以为,这一天来到时,他虽不会像那一天一样疯狂,但总该有一点情绪上的波动吧,可他却异常的平静。其实这几年,不过是他给自己和Miro创造的一个梦而已,现在梦醒了,而他还没有脆弱到无法接受现实的地步。

 

其实这四年,还真是和梦一样,就这样过去了吗?

 

你终于还是离开了。不属于我的东西,果真是抢也抢不来的。

 

 

但我还是有一些不甘心啊,Miro,你知道我爱你吗?知道我有多想亲口告诉你,我爱你吗?

 

 

 

 

======TBC   OR   END?======

 

 

重新写这个故事,我突然又对它有了不一样的理解,我不知道是就此打住好,还是写一个更为明确完整的结局好?

 

请容我想一个晚上,或许明天我会写一个更明确的结局上来。

 

最初想的三结局我没有写,其中的任何一个我都没有写,我按照自己的理解,有了新的想法,或许会更适合这个故事。



评论 ( 7 )
热度 ( 32 )

© 夏语冰 | Powered by LOFTER